栏目导航

news

财经资讯

主页 > 财经资讯 >

经济学家为什么显得那么不切实际呢?

发布日期:2022-06-13 16:11   来源:未知   阅读:

  在美国,经济学家参与住房、教育、环保等方面政策的制定,造成了很多问题,经济学的核心假定和模型是否需要变革?

  2019年12月,《纽约时报》专栏作者纪思道写了一篇文章,向年轻人传授“成功的四个秘诀”:“1.上一门经济学和统计学课,经济学和统计学能帮助你更严谨地分析问题;2.投入到比你自己更宏大的事业(回报社会);3.找一个合适的伴侣;4.逃离舒适区,接触其他国家的文化。”

  如今经济学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纽约客》一篇文章说:“数学形式的建议总是让人难以抵达。《圣经·创世记》中说,七个大丰年之后有七个荒年,要把五分之一的粮食存储起来防备将来的荒年。《孙子兵法》中的建议依赖比例:十(倍于敌)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过去决策者向圣人和政治学家寻求智慧,现在他们转向了经济学家群体。经济学家影响着孩子如何被照看、上学,公民如何居住、如何就医,国家如何管制产业和应对气候变化。公共政策所用的语言是预算、成本和收益研究、管制效果分析、各种炫目的优美复杂的经济学模型。”

  美国《波士顿评论》说,过去十多年来,美国经济不景气,收入增长缓慢,不平等扩大,民粹主义兴起,经济学家没有预测到会发生金融危机,大萧条的教训被忘记了,经济学入门课程仍然不提及关于金融、权力、不平等的核心问题。

  2019年,《纽约时报》记者本雅明·阿佩尔鲍姆出版了《经济学家时刻》,他指出,1969年到2008年的40年间是“经济学家时刻”,经济学家在控制税收和公共支出、解除对大型经济部门的监管,以及为全球化扫清障碍等方面发挥了主导作用。美国政府雇用的经济学家人数也从20世纪50年代中期的大约2000人增加到20世纪70年代末的6000多人。“经济学家说服理查德·尼克松总统结束了征兵制;经济学家在很大程度上说服联邦司法部门放弃了反垄断法的实施;经济学家甚至说服政府给人的生命定下了一个价格(这个价格约相当于2019年的1000万美元),用以确定某些监管的实施是否值得。在罗斯福新政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大批经济学家开始进入政府工作。他们通过计算来帮助政府决定哪里应该修建道路和桥梁,以及哪些道路和桥梁应该被拆毁。”

  问题是,经济学家指示政策制定者把注意力集中在经济增长的最大化上,而不考虑收益如何分配——就像只把注意力集中在整个蛋糕的大小上,而不考虑每一块要切多大。着眼于经济的快速增长是要以牺牲未来为代价的:减税带来了一场小规模的爆发式假性繁荣,却以牺牲教育和基础设施的支出为代价;对环境监管的限制保障了企业的利润,却忽略了对环境的保护。

  经济学家为什么显得那么不切实际呢?这跟传统经济学的假定有关,假定人是理性的,总是要追求利益的最大化。牛津大学教授约翰·凯在《极端不确定性》一书中说,人们不是像经济学家以为的那样理性,也不是非理性的。他们做出理性行为的意思是,在能获得的有限信息的情况下做出最佳选择。我们生活在一个极端不确定的世界,只能在没有获得全部信息的情况下作决定。经济学家不应该以为自己可以用数学计算人的行为,而是要明白人们都是在不确定的情况下奋力活着、经营的。

  美国密歇根大学社会学家伊丽莎白·伯曼出版了一本书,《像经济学家一样思考:美国公共政策中效率如何取代了平等》,认为一种简化的、追求效率的经济学思维不仅影响经济活动,甚至已经深入到了司法领域。为了演绎出均衡,经济学使用的假定已经跟现实没有什么相似之处了,当现实背离这些假定时,很多经济学家的做法是好像应该怪罪于现实而非模型。在他们看来,应该放任市场,甚至在没有市场的地方创造出市场,以便让世界跟模型一致。

  《凯恩斯传》作者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去年出版了《经济学怎么了》,认为当代经济学有三个主要特征:强烈的数学化、对人类心理夸张的描绘、跟其他社会科学相互隔绝。经济学努力模仿对自然界的物理学解释,错误地假定社会生活也有定律。

  英国经济学家玛丽·摩根也有类似看法,她2012年出版了专著《模型中的世界:经济学家如何工作和思考》。“经济学应该放弃纯粹理性的幻想,接受现实中的各种近似值,接受可能性而非无懈可击的证据,借用其他社会科学的定性,毕竟如凯恩斯所说,大致正确优于精确的错误。”

  很多人认为,经济学专注于效率,忽视了公平。2019年,人类学家大卫·格雷伯撰写了《反对经济学》一文,说当前的经济学会妨碍我们解决经济问题,新经济学需要借助女性主义、行为经济学、心理学甚至人类学,根据人们实际的行为来提出理论。菲利普·罗斯科在《我花钱故我在》一书中提出,经济学成了我们今天面对的最大的问题:它假定我们主要受个人利益的推动,执着于计算支出的回报。

  美国经济学家林纳斯·山根为经济学家做了一些辩解。他说,人们经常抱怨,经济预测总是错的。你听过很多这样的笑话,经济学家是这样的人:告诉你下个月会发生什么,然后再解释为什么没发生。或者,如果把全国所有的天气预报员和经济学家的工作调换一下,都没人会发现。但预测本质上是一种不可能的任务。经济在未来的状况取决于会不会发生战争、干旱、政府会不会降低税收。对这些问题经济学家的猜测跟普通人一样。对经济衰退的预测跟预测地震、战争一样不准确。

  对经济学家最常见的抱怨是他们没有共识。无论你持何种立场,你都能找到一个经济学家来支持你。有笑话说:两个持完全不同观点的人都能够获得诺贝尔奖,这种情况只有在经济学领域才会发生。或者两个持完全不同观点的人能够分享诺贝尔奖,这种情况也只有在经济学领域才会发生。1974年,缪达尔和哈耶克分获诺贝尔经济学奖。

  对许多问题经济学家还是有共识的:自由贸易是有好处的;租金控制会毁掉城市;最低工资太高会让青年失业;失业的成本大于通货膨胀的成本。

  《经济学人》记者伊德里斯说,经济学所做的分析还是有价值的,“即使善意的政策也会造成意外的结果,如果放弃经济学分析,就很难发现这样的结果。美国的公共住房计划往往造成集中连片贫困,联邦政府在20世纪90年代末拆除一些公房之后,以前的居民处境得到改善(2016年的报道说美国有大约110万人住在公共住房中,住户30%的收入要用于缴房租,公共住房区域内的暴力活动是附近的两倍)”。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