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news

军事新闻

主页 > 军事新闻 >

“他不是龙是笨虫坏虫”(图)

发布日期:2021-11-23 20:32   来源:未知   阅读:

  敏讯公司突然死亡,创始人叶龙跑路,敏讯员工集体讨薪一事经导报曝光之后,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与此同时,曾经身披“全国十大杰出青年”和“创业奇才”等光环的叶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也引起了众多读者的兴趣。

  “叶龙是虫,不是龙,他不仅是虫,还是笨虫、烂虫、坏虫。”昨天下午,一名不愿意公开姓名的敏讯公司股东和一名敏讯离职高管接受了导报记者的独家专访,在他们眼中,敏讯并不是死于“他杀”,而是死于“自杀”,死在了叶龙的一意孤行和“无德无能”之上。早有预谋声称要“赴港融资”跑路

  在上述敏讯股东和离职高管眼中,叶龙的出逃更像是一出已经精心安排好的戏码。

  “今年4月1日,在公司的一次会议上,一名高管直言不讳地说敏讯随时都有可能死去。在这之后,叶龙通过更换董事、将家人纳入董事会,以及更换法人代表等方法开始为自己的出逃铺好后路。”离职高管告诉导报记者,7月26日,在交通银行一笔300万元的贷款到期之日,叶龙用“去香港融资”为理由,坐上了去香港的飞机,敏讯最后落到如今不死不活的状况。

  “其实,欠的并没有那么多,差不多在2.1亿元左右,其中高利贷仅占小部分。”上述股东称,在叶龙出逃后,股东们统计之后发现,敏讯公司欠下银行贷款近1.6亿元之巨,其中向招商银行贷款3800万元,向厦门银行贷款1800万元左右,以及以敏讯大厦为抵押向交通银行借款1亿元。

  除此之外,敏讯公司还欠下了不少股东和公司董事的钱。从今年春节开始,敏讯公司就陷入了经营困境,为了维护公司的正常运营以及发放员工的工资,公司多次向多名股东及董事借款,金额在1200万元左右;拖欠供应商货款1600万元至1800万元;劳动仲裁之后拖欠员工的应付工资和赔偿金600余万元等。

  至于传说的1.3亿元高利贷,股东说,经调查只有民间借贷2300万元。“这部分借贷中,有向朋友公司的借款,也有向财务公司的借款,但是财务公司的借款只是一小部分。”该股东表示。不懂交际连移动门朝哪开都不知道

  “不修边幅,衣着很随便,穿的都是几年前的衣服,也没有什么名贵的牌子;吃的也很随便,工作餐居多,有时一个馒头当午饭也可以。他告诉员工晚上9点之后不用给他打电线点他准时上床睡觉,早上6点半准时起床,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没有不良嗜好。”一名高管是这样回忆叶龙的。

  但叶龙这种如同“清教徒”一般自律的生活,并不能给公司高层带来好的观感。“并不擅长和人交流,他在公司里面没有朋友,中国移动是我们的大客户,但是他连中国移动的大门朝哪开,他都不知道。”该高管高声说。

  敏讯上市失败后,叶龙的经营管理能力受到了股东和董事们的极大质疑,而福建敏讯上润电气科技有限公司的倒闭将叶龙与股东和董事之间的矛盾进一步激化。

  敏讯上润是敏讯集团与福建上润精密仪器有限公司合作成立的一家独立运营的高科技企业,产品包括电力监控和计量系统、电力节能技术与产品、高耗能企业节能改造等电力二次设备。

  在股东的描述中,这次合并,是叶龙与当时总经理的一次意气之争,“叶龙说,他认为这家公司不行,那我就要收购它”。没想到,敏讯上润并没有存活很久,在承认巨亏之后,敏讯上润被卖给了上海实达,这让敏讯损失了超过5000万元。一意孤行 声称不能上市会很没面子

  在上述高管和股东的眼中,敏讯并不是死于“他杀”,而是死于“自杀”,死在了叶龙的一意孤行和“无德无能”上。

  30岁成为上市公司实达的总经理的叶龙,黯然退出实达公司之后,再打造一个上市公司就成了他的一大心愿,却没想到敏讯的噩梦就从上市开始。

  “将敏讯运作上市,可以说是叶龙经营敏讯的最大动力。”离职高管告诉导报记者,叶龙曾给出了上市的三个理由,“他说,我在实达的同事和部下有不少企业都上市成功了,如果我的企业不能上市,我不是很没面子?”

  第二个理由是,少年成名的叶龙已经觉得累了,有些“力不从心”,不在这几年上市,企业就带不动了,企业上市之后,退到幕后,当个董事很好。

  第三个理由很现实,叶龙称“我有钱,但不是很有钱,我要在香港过上舒适的生活,现在的钱不够”。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2008年A股上市失败之后,叶龙迫不及待地想要在台湾上市。

  一名股东回忆说,在台湾上市问题上,他曾和叶龙拍起了桌子。“2008年10月,我们已经接到了上市意见反馈书,一只腿已经抬起来了,没有想到世界经济出现剧烈动荡,致使公司的IPO被喊停;但叶龙并不就此罢手,2009年,他带团到台湾去考察,没有想到被台湾券商说动,想要到台湾上市。当时大陆企业在台湾上市还没有先例,而且两岸局势并不明了,政治风险大,我就问叶龙为什么一定要在台湾上市,叶龙则很强硬地说如果不在台湾上市,敏讯就永远都不用上市。”

  在一心追求上市的情况下,叶龙不愿意将资金花在研发上,在无线语音终端急剧萎缩和IMS业务被动等待市场启动的情况下,敏讯出现了研发没有方向、产品断档,最终倒下。大权独揽 老爹老妈都成了公司高管

  “从准备在台湾上市开始,叶龙在台湾募集了多少资金、资金如何运用等他都从没在股东会上说明,而我们也一直没有举行过股东大会。”该股东称。

  今年6月8日,敏讯股东和高层突然接到了一封邮件,邮件称“接叶总指示,拟于6月14日召开董事会,讨论有关敏讯重组方案及拟召开股东会等事宜”。

  这一突然而至的重组引起了一名股东的愤怒,他在邮件中激烈地回应称:“未经正式董事会决议,没有重组方案,没有对债务的解决方案,也未召开股东会,就一个叶总指示,他是皇帝吗?胡作非为到了极点,更暴露了无知。”

  觉得蹊跷的股东到厦门市工商局查询,却发现了敏讯公司的法人代表和总经理已经更换成别人,叶龙则给自己安排了另外一个职务——— CEO,这一原本在敏讯公司的公司章程中并没有的职位。

  再往前查,厦门敏讯曾在2011年5月更换了监事会主席,就是叶龙的父亲;今年5月,敏讯又增选了一名新股东,叶龙的母亲进入董事会。

  为此,一名怒不可遏的董事向叶龙和敏讯总经理发出了一份措辞强烈的邮件,表示这是非常严重的造假和欺瞒行为,“使得我们失去对您和公司的信任”。

  在失去了董事和股东的信任之后,叶龙的重组方案最终并没有得到通过,而敏讯也失去最后一搏的机会。导报记者 温添赋 文/图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