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news

历史咨询

主页 > 历史咨询 >

德尔塔之后新变异毒株拉姆达出现会更凶险吗?疫苗还有用吗?

发布日期:2022-09-17 20:58   来源:未知   阅读:

  正当德尔塔病毒在全球肆虐,各国疲于应对时,又有一种可能比德尔塔病毒更可怕的变异毒株或将登场,这便是

  于 2020年8月在秘鲁首次被发现的拉姆达,目前已经逐渐蔓延到30多个国家,2021年6月,WHO将拉姆达变异毒株划定为「需要关注变体」(VOI)的类别。

  世界卫生组织 (WHO) 根据疾病严重程度、传染力、对公共卫生的影响、社会应对措施(像是封城、戴口罩)以及医疗方面应对措施(如诊断、治疗与疫苗)将新冠肺炎病毒的各种变异毒株加以分类,分为VOC(Variants of Concern)和VOI(Variants of Interest)。

  VOC是指值得关切的变异株,就是有证据显示的一些会造成更多重症、更具传染力或会对各种应对措施造成冲击的变种情况。VOI是指值得关注的变异株,指一些出现基因变异的病毒株且疑似会影响到传染、诊断、治疗或免疫力系统,但目前尚无直接证据显示此变异株具有这种能力。

  目前还没有确切证据表明,拉姆达病毒比德尔塔有更强的感染力,国内也没有感染拉姆达病例的报告。8月11日,在日内瓦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 , 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持续下去,2022年初全球新冠各类确诊病例总数将超过3亿例。

  在秘鲁,已有超过90%的新冠感染病例与拉姆达变异毒株有关,在过去几个月中,拉姆达变异毒株已成为秘鲁、智利、阿根廷、哥伦比亚、乌拉圭等南美国家主要流行的新冠毒株之一。

  近日,拉姆达毒株在美国蔓延,已经导致1000多例新冠肺炎病例。但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德尔塔变异病毒在美国仍然是主流病毒,目前在美国新增病例中,感染德尔塔变异毒株的比例达93.4%。

  据日本媒体报道,在东京奥运会开始前三天,一名来自秘鲁的30多岁女性在东京羽田机场的 COVID-19 检测中呈阳性,确诊为具有高传染性的拉姆达变异毒株携带者。

  拉姆达变异毒株和最初出现在印度的德尔塔变异毒株一样,有可能会扩散到世界各地。即使一直采取相对严格的出入境管理措施的中国,德尔塔病毒仍然能通过各种散发路径进入,前后导致不同地区再次出现疫情,持续变异的新冠病毒提醒我们时刻做好个人防护。

  目前对拉姆达变异毒株研究的相关信息非常的有限,受影响的地方主要集中在南美地区,从第一代新冠病毒到后续的其他变异毒株对南美区域的影响来看,每次在该区域都是感染人数众多,重症死亡率也比较高。

  在当前世界其他区域还没有大规模感染拉姆达变异毒株的情况下,很难根据南美地区的感染情形,来对其感染力和致死率做出合理的判断。

  据路透社报道,日本东京大学研究团队于7月28日在科学论文网站生物学开放获取预印本资料库(Bio-Archive」上公布拉姆达变异毒株的研究结果。在拉姆达变异的刺突蛋白中发现的三个突变——称为 RSYLTPGD246-253N、260 L452Q 和 F490S——这可能会阻止疫苗引起的免疫,刺突蛋白或能逃避中和抗体,从而导致疫苗效力降低,产生比现有病毒更具传染性的突变。另外,还有两个突变,T76I 和 L452Q,会使拉姆达变异毒株具有更高的传染性。

  这说明,在一定条件下,拉姆达变异毒株的传染性有可能强于目前流行德尔塔变异毒株。但是,到目前为止,研究团队尚未确定拉姆达变异毒株的传染性比现有病毒高多少倍,以及死亡率是多少。

  在美国,国家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目前发表的与拉姆达变异毒株相关的文献不多。据福布斯新闻报道,梅奥诊所疫苗研究小组的格雷戈里·波兰博士指出,任何时候只要发现病毒变异并证明其具有在人群中快速传播的能力,我们都必须给予积极的关注。

  虽然感染拉姆达变异毒株的病例数量,无法与激增的感染德尔塔变异病例相比,但传染病专家纷纷表示,他们正在密切关注拉姆达变异毒株的发展变化。

  新冠病毒一生中会不断复制自己。每一次新冠病毒感染人体,都是病毒不断复制自己的结果,在复制期间经常会发生突变,产生变异毒株。新的基因组可能和之前的有所不同,突变会持续不断的发生,变异毒株也就越来越多。复制越多,感染人数就会越多,发生突变的几率和出现变异的数量越大。

  世界卫生组织表示,由于疫苗在全球的生产和分配不均,导致变异病毒正在「赢得与疫苗的竞赛」。少数国家被疫苗民族主义所绑架,囤积了远超其人口疫苗数量。在这种地球村时代,疫苗作为一种全球公共卫生战略,在面对新冠病毒且正在加速变异和增加传染性时,独善其身的政策终究是无效的。

  世卫组织应对新冠疫情技术负责人范·科霍夫7月8日表示,目前已有104个国家在境内发现了德尔塔变异病毒,另有173个国家发现了最初由英国报告的阿尔法变异病毒、122个国家发现了最早由南非报告的贝塔变异病毒,74个国家发现了最初由巴西报告的伽马变异病毒。除此之外,又加上最先出现在秘鲁的拉姆达变异毒株,部分国家境内现在可能同时存在上述多种变异病毒。

  他指出,这些变异毒株一旦站稳脚跟,就会快速传播。我们在新冠病毒持续发生变异的情况下,只要有效利用现有的工具,提高全球疫苗整体接种率,采取合理措施减少传播,作出安全和明智的决策,人类就能够在这场与变异病毒的战斗中「重新赢得主动权」。

  在英国公共卫生部的一项研究实验中,一剂辉瑞或阿斯利康疫苗对德尔塔变异体仅提供 33% 的保护,而对 Alpha 变异体保护力为 50%。然而,在补打第二剂后保护力会上升,辉瑞为 88% ,AZ为60%。

  因此研究表明,现有疫苗对新的变异毒株仍然有效。只是正如上面提到的新冠病毒刺突蛋白出现变异,会使疫苗的效力降低。真正需要我们警惕的是,病毒发生更多突变,刺突蛋白或能逃避中和抗体,以至于能够避开免疫系统阻击而继续感染人体。

  人类若想在这场与变异病毒的战争中取得胜利,需要把接种率提高到90%以上。《华盛顿邮报》在报道中表示,虽然此前的研究显示只要疫苗接种率达到70%~80%即可遏制病毒传播,但随着更强变异毒株的出现,如果想要遏制病毒的扩散,就非常有必要进一步提高人群接种率。

  新冠病毒变异,说明病毒在不断适应环境以求生存,新冠肺炎将来有可能像流感一样,需要定期更新疫苗。因为病毒不断发生的新的变异也许也需要定期补打新的疫苗。拉姆达病毒目前主要集中在南美地区,究竟现在疫苗的准确有效性如何,急需在该地区进行验证。

  在面对新冠病毒不断变异的形势下,除了加快普及疫苗接种率,还应该提高病毒DNA测序,以便更及时地识别突变和变异体,以便防患于未然,阻止疫情发生。虽然疫苗是控制疫情的主要工具,但是疫苗本身也可能会导致新冠病毒突变、出现不起免疫反应的病毒变异。同时公众也应该保持勤洗手,公共场合佩戴口罩,保持室内通风流畅的日常习惯。

  近日,针对当前疫情防控形势,国家卫生健康委会同有关部门对戴口罩指引和重点场所重点单位重点人群防护指南进行了修订,形成了《公众和重点职业人群戴口罩指引(2021年8月版)》和《重点场所重点单位重点人群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防控相关防护指南(2021年8月版)》。

  在新版戴口罩指引中,除了对一般公众进行新的要求外,涉及到的重点职业人群和重点场所是这次新指南的更新要点。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是全球面临的共同挑战,特别是病毒变异速度加快,世界范围内引起一波又一波的疫情,截至现在疫情已经导致全球433万人死亡。

  新冠疫苗作为全球公共卫生产品,推动新冠疫苗在全球公平地分配,对减少病毒跨国传播、快速变异的风险有很大帮助,现在除了在部分富裕国家保持较高疫苗接种率外,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面临疫苗接种不足或者无疫苗可用的状态,合理公平的疫苗分配以及加强全球抗疫合作有助于在全球范围遏制疫情。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GAVI、世界卫生组织、流行病防备创新联盟(CEPI)等组织牵头发起成立的COVAX(主要针对发展中国家提供至少满足其最低需求数量的疫苗),将向其成员提供20亿剂世界卫生组织认可的疫苗。

  病毒不断变异,要求除了COVAX全球疫苗分享机制外拥有疫苗研发能力的主要国家还应进行有效合作,前澳大利总理陆克文8月11日在美国《时代周刊》发文呼吁G7应该将中国纳入《治疗学和疫苗临床试验宪章》,他认为缺乏协调一致的国际合作是导致新冠肺炎全球大范围流行的原因,最终酿成数百万人丧生。现在对于全球疫苗研发合作具有绝对的战略必要性,考虑到随着未来疫苗开发变得越来越重要,以及国际上主要疫苗研发国家的经验和能力,可以通过彼此的可持续合作提高疫苗研发的效率。中国的加入将为大型国际疫苗试验合作迈出至关重要的一步。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