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news

旅游新闻

主页 > 旅游新闻 >

小蟋蟀、大作为 ——探访菏泽蟋蟀市场

发布日期:2022-09-14 16:54   来源:未知   阅读:

  山东菏泽蟋蟀爱好者马某家中的300只蟋蟀早在两天前就已经被天津的客户打包收购,并与9月6日发往天津。

  “收购这些蟋蟀的钱,人家已经提前打了过来,每只最便宜的也在30元以上。”马某说,今年他捉到了一只品相不错的蟋蟀,最后以3000元的价格卖掉了。

  吴某和其他几位捉蟋蟀的伙计成立了吴油坊蟋蟀协会,会员超过600人。而吴某家门前的一片空地,就是全市最早的一个民间蟋蟀交易市场。

  “蟋蟀交易市场成立两年来,一到8月,每天清早有20多个摊位进行蟋蟀交易。来自北京、扬州、西安、上海、成都等地的客商早早就在蟋蟀交易市场等候。”吴某说,这个交易市场每天的交易额都在2万元以上。9月5日,一位上海客商就带走了5000多元的蟋蟀,而济宁客商就住在牡丹区小留镇的旅馆内,每天都来市场上转一转,一住就是好几天。

  提起菏泽蟋蟀,来自天津的一位李姓客商赞不绝口。他说,近年来,随着山东宁阳、宁津等地蟋蟀产业的发展,捕虫大军日益扩大,其资源也正逐渐减少。如何找到好的蟋蟀资源,成为困扰他的一个难题。“我有一个朋友老家是菏泽的,通过比斗,他带来的蟋蟀表现非常抢眼,我这才知道菏泽的蟋蟀品质还不错。之后,我每年8月份都会来菏泽逮蟋蟀。”李姓客商介绍。

  这两年,菏泽的蟋蟀去外地参加一些比赛,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菏泽蟋蟀也逐渐被大家认识,慢慢闯出了一片“天地”。那么菏泽蟋蟀到底如何呢?我们摄制组决定一探究竟。

  “蛐蛐,大家都知道它,不过大多数人都认为是纯玩的东西,会玩物丧志,实际则不然,在小小的蛐蛐这里,我受益匪浅,这不仅是一种文化传承,更能给我的家庭带来很大收入。我原来当过兵,并自幼习武,地地道道菏泽人,也是人们常说的山东大汉,谁说大男人不能玩小蛐蛐,我从5岁就跟着长辈玩蛐蛐,已经有五十多年历史了。通过斗蛐蛐不仅满足了人生乐趣,同时也能体验人生沧桑,还能增加家庭收入,工作上也一点不耽误,因为捉蛐蛐是在夜间,交流活动一般都在周末。”菏泽蟋蟀资深玩家周少军老师的一席话,开始了我们今天的访问。

  2021年10月17日上午,我们摄制组来到菏泽市万福蟋蟀文化交易市场发起人周少军老师家中,观看斗蛐蛐比赛,探索蟋蟀文化,了解历史传承。果真,周老师的历史知识渊博以及极强的蟋蟀文化专业知识,让我们受益匪浅,同时,他多年来对蟋蟀文化研究的执著也深深打动了我们。

  据了解,蟋蟀,是无脊椎动物,属昆虫纲,直翅目,蟋蟀总科。有蛐蛐等多种不同的叫法。据研究,蟋蟀是一种古老的昆虫,至少已有1.4亿年的历史,还是在古代和现代玩斗的对象。蟋蟀多数中小型,少数大型。蟋蟀科种类体长大于3cm;体色变化较大,多为黄褐色至黑褐色,或为绿色、黄色等;体色均一者较少,多数为杂色。蟋蟀穴居,常栖息于地表、砖石下、土穴中、草丛间。夜出活动。杂食性,吃各种作物、树苗、菜果等。

  蟋蟀生性孤僻,一般情况下都是独立生活,在交配时期雄虫和另一个雌虫会居住在一起,因此,雄虫彼此之间不能容忍,一旦碰到一起,就会咬斗起来。但一只雄性蟋蟀可与多只雌蟋蟀同居。一般在夏季的8月开始鸣叫,野外通常在20度时鸣叫得最欢,10月下旬气候转冷时即停止鸣叫。当两只雄虫相遇时,先是竖翅鸣叫一番,以壮声威,然后即头对头,各自张开钳子似的大口互相对咬,也用足踢,常可进退滚打3-5个回合,也就有了古人观其战的习俗。据了解,斗蛐蛐从唐朝就有史书记载至今已有千余年历史。

  据周老师介绍,我国蟋蟀文化,南方市场以江浙沪为代表的,北方以京津冀鲁为代表。但成名已久的蟋蟀产地,当属齐鲁北方大平原,这里首推德州宁津和泰安宁阳。每年虫季,全国前来山东收购蟋蟀的大军不下百万人计,长此以往,造成了当地资源的匮乏。后经过专业人士的探寻、研究,山东省菏泽市的蟋蟀浮出水面,因为这里的蟋蟀不仅产量大,体格上也更胜一筹,更适合比赛用。

  菏泽,是黄河冲积平原,这里农作物集中,矿物质丰富,为蟋蟀的生长提供了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同时也造就了蟋蟀的优良品质。这一带的蟋蟀,骨骼、牙齿均比较坚硬,并以个体较大、凶猛善斗、品种全、色泽纯、牙齿硬等特点著称于全国蟋蟀市场,每年的虫季,会有大量蟋蟀爱好者前来采购,也逐渐形成了市场。

  目前,菏泽市蟋蟀文化市场主要有四个,第一个是牡丹区小留镇,2017年8月,蟋蟀爱好者们在镇党委和政府领导支持下,率先成立了“小留蟋蟀文化交易市场”,在菏泽市收藏家协会蟋蟀文化组委会的协助下,成功举办了两届全市蟋蟀邀请赛,从而扩大了宣传、搞活了市场,带动了经济,仅一届活动,全镇产值就高达到几千万元,使当地百姓受益匪浅。

  第二个是:高新区“万福办事处蟋蟀文化交易市场”是由周老师本人早2018年8月和当地蟋蟀爱好者们一起创办的,经过三年的努力经营,吸引了北京、天津、济南、上海、浙江、江苏、安徽、西安等地的蟋蟀爱好者前来交流、采购,并获得一致好评,同时为当地百姓增加了不菲的收入,但终因场地原因,尚未形成规模。

  第三个是定陶区“马集镇袁堂村蟋蟀交易市场”是由当地爱好者自发形成的市场,未形成规模。

  第四个是牡丹区“小留镇吴油坊村蟋蟀交易市场”,也是由当地爱好者自发形成的,亦未形成规模。

  最后,周老师介绍,多年来,不乏众多爱好者走南闯北交流蟋蟀文化、交易蟋蟀产品,除了蟋蟀本身的价值外,更多的是文化旅游方面的收入。所以,蟋蟀文化交流大大带动了当地经济,目前仅菏泽市场每年由蟋蟀带来的产值大约2-3亿元人民币。

  小编认为,蟋蟀在自然界万物中,体积虽小,关注的人不多,但其历史传承已久,文化底蕴深厚,作为传承人,我辈更应该责无旁贷传承下去。由于它成本低,交易利润率极高,带动了爱好者们的异地交流,同时也大大带动了旅游经济。菏泽,作为蟋蟀的重要产区,市场没有形成规模实在令人惋惜,此事若能引起政府重视,成立规范的蟋蟀文化交易市场,扩大宣传,知名度增加的同时经济效益也将会呈几何式增长,我们拭目以待。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