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news

社会新闻

主页 > 社会新闻 >

鲁迅自己花钱买的大院就算后来闹矛盾绝交。他弟弟却理直气壮的要

发布日期:2022-08-21 15:38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鲁迅自己花钱买的大院,就算后来闹矛盾绝交。他弟弟却理直气壮的要他搬走?

  鲁迅?这人老梁知道,唠之前俺先给老先生顶一大拇哥——牛。大家伙知道咱敬爱的周总理不?咱鲁迅先生和周总理五百年前是一家啊,同宗!

  哎!这话说的有点远了。咱接着鲁迅先生的话题聊,老先生一头短发,浓密的八字胡,高鼻梁,一双深情的眼睛永远凝望着前方,还有那被烟屁股熏的焦黄的大拇指二拇指三拇指之间,永远夹着一根烟雾缭绕的老烟,时不时的叮一口,感觉特惬意。

  老梁说道这里,插一句老先生不光文学造诣及其深厚,就那掐烟屁股的姿势,都被香港电影引入,变成招牌吸烟姿势。还有……

  说道这里,有人就说了:“老梁你个瘪犊子真能扯,扯了大半天你把题主的问题置于何地?显摆你知道的多还是咋的?你就作吧你!汝可以闭嘴了!”

  不是!真不是!其实老梁的意思很明确,鲁迅先生是啥人?好人一个!他那弟弟周作人是啥人?别的俺不提就提两字——汉奸!好了您自己个下个结论,就题主的问题,他弟弟占理吗?不能够啊!他弟弟要是占了理,那叫天打雷劈知道不!

  这房子在北京的地头上,它的名字叫八道湾十一号,是一出三进的四合院。据说这地方在满清的时候是属于正红旗的地盘,当然鲁迅先生拿下它的时候,这帮人和普通老百姓差不多。这大院其实是八道湾九号的一个附属院落,当年鲁迅先生和教育部同事钱韬孙一起去看的,按照钱韬孙的说法,这就是一个破破烂烂的小王府。

  拿下这院子,鲁迅先生付出了四千块现大洋,其中房款是三千五百块,中介费一百七十三块,当然还有民国政府抽取的一百八十块大洋,外加自来水铺设费用一百一十五块现大洋。还有其他一些零零散散的小花费。

  说道这里,估计有朋友要问了:“老梁你真能扯,你把这钱都能扯的这么详细,这是干啥呀?汝可以闭嘴啦!”

  别呀!俺说这事是有道理的,房子吗?没钱那来的房子?这钱是咋出的?咱这房子就应该是咋分配的!是不是这个理!所以这房子花的钱,咱的弄清楚了。

  这四千块现大洋,其中三千是鲁迅先生自己个掏钱,剩下的就把浙江绍兴的老房子给卖了,凑了一千现大洋,这才把房款凑齐了,顺道把自己个老妈接来也好照应。

  咋说呢?老房子算是鲁迅先生三兄弟的共同财产,所以这房子应该也有三弟周建人一份,周树人也有一份。

  瞅见没,这房子周作人也是出了一部分的,当然这也成为了周作人将鲁迅先生赶出去的一个重要依据。

  当然这房子买下来得收拾,这一切都是鲁迅先生在忙乎,其他俩弟弟算是坐享其成吧,这活算是有苦劳没功劳。当然鲁迅先生作为长子,这也是应该的,咱把这话先撩一边,接着往下说。

  鲁迅先生在这所院子打1919年十一月入住到1923年八月二日搬出去,将近四年的时间,而他的弟弟周作人一直住到了死。当然在鲁迅先生搬走之后,这疙瘩就被周作人起了老有文化气息的名字“苦雨斋”“苦茶庵”,周作人没事的时候,玩个古董,整个苦茶都在这地。

  咱大华夏有个规矩,爹死了,这家做大哥的就得撑起来。所以鲁迅也是这么做的,当年周作人还是毛孩子,鲁迅就已经在外边赚钱养家了。这不当鲁迅一到南京上学,首先就想到周作人这个弟弟,也把他接到南京上学。鲁迅去日本留学,对这也在小日本地头上的弟弟周作人也是倍加照顾。

  可这岔就出在了周作人这人耳根子软,还特惧内,啥事都听他老婆大人的,自己个一点主意都没有。

  当然这是咱从外边看到的,其实里子是周作人这人自私自利,忘恩负义纯粹就是一白眼狼。

  羽太信子,这人家境不是很好,性格是相当的泼辣,有了矛盾破口大骂那都是小事。跟了周作人之后,家里有了钱,因为周作人的每个月的收入就有小五百大洋,而每个月还有鲁迅先生为他们补贴的钱。这还不算,人家鲁迅先生赚的钱都交给家里,让家里养活这一帮子弟弟,而这羽太信子直接拿着钱给自己娘家人花销去了。

  而且这羽太信子生活那叫个奢侈,家里的一切用品都是这货挪着肥硕的身材,从小鬼子的店里淘回来的,家里从晚上用的夜壶,到塞到嘴里了的牙刷都是日本货。就连孩子搞个头疼脑热的,都认为中医就是混弄人的玩意,低级玩意,根本就不管事,偏要找小鬼子的医生来瞅。

  您整一桌子菜上去,她一尝不合口味,这就全倒掉,好的时候就喂了狗,不好的时候就直接扔垃圾桶里。

  这出门串个门子,没有小汽车,都不会挪个窝。按照鲁迅先生的说法:“我是拉黄包车赚的钱,这人是坐小汽车送出去的。”

  而且家里有个小矛盾,人家一挪屁股直接就奔小鬼子的大使馆,找大使馆的人来说事,再不济让他那兄弟,挎着武士刀,用小鬼子所谓的武士道说话。

  整个就是个悍妇。鲁迅先生咋说也是一家之长,就说这羽太信子这不对,那也不行的。

  可说的多了羽太信子就开始烦,这不就想着办法的怼鲁迅。这不有一天想出了个好办法,说鲁迅先生没事就喜欢偷窥她洗澡!这事经过她那悍妇般的吼吼,似乎就成了真的。还添油加醋般的说,鲁迅先生三番五次的调戏她,要不是她矜持,周作人哪脑壳上就已经长成了绿油油的大草原了。

  其实,后来有人专门研究过那房子,鲁迅想要扒边上瞅这货洗澡,那鲁迅先生必须爬到房顶上,把那瓦片揭开,蹲在上边才能瞅的清楚。

  更加重要的是,羽太信子这货编造的故事,前后矛盾,还得需要周树人在旁边做注脚,这才让这些故事能瞅的下去。

  再说就她那老模样,老梁要吐了,个矮不说,身材那叫个肥硕,烙饼一样的脸蛋,整个就是被一平底锅烙糊了的感觉,爬地上冷不丁一瞅还以为从圈里跑出了的那啥。

  哎!这事闹的,鲁迅先生是个非常有名的知识分子,名声这东西及其重要,所以鲁迅带着自己的老母这就搬出去了。

  从这里开始鲁迅和自己的兄弟周作人算是彻底的决裂了。老梁在这里插一句,鲁迅最小的弟弟周建人在鲁迅之前就已经被羽太信子给撵出了这房子,到上海闯荡去了。

  哎!大家伙说这事,而且周作人为决裂这事,还专门赶制了一份决裂书给鲁迅送过去。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鲁迅想要回旧房里拿点属于自己的书籍,结果这周作人跳着脚拿香炉砸鲁迅先生,这恨的都恨到了心肝里去了。

  见把鲁迅先生砸走了,这货很痛苦的将他的房子改成了“苦茶斋”“苦茶庵”的,给一般人感觉他有多苦似的。

  一,俺是个大老爷们,就喜欢高品质的生活,这可以陶冶自己的节操,让他闪闪发光。而这大后方是个神马东西,苦就不说了,你让俺这个大老爷们咋陶冶自己的节操,所以俺的留下来。

  二,俺就是个懒货,就是不想动,这疙瘩是俺毫不犹豫从俺哥哥那里拿下来的,咋说走就走,俺要自重!

  三,你们就快别扯了,啥叫抗日?你瞅瞅小鬼子的哪大枪哪小炮,比俺家的下水管都粗。瞅瞅人家那武士道,每次俺那小舅子大舅哥跑来吆五喝六的,俺在家里的地位是刷刷的往上涨。所以反正都是个完蛋,现在俺投降,还能捞个好位置不是!让俺那小舅子大舅哥高看一眼不是!

  四,俺家那黄脸婆就是纯种的日本人,俺的强调一下——特纯。俺这属于小日本的上门女婿,他们是不会为难我得!

  老话说的好,这人在做,老天爷可一直瞅着呢?这抗战结束,这周作人就被丢到大牢里吃起了牢饭,开始的时候搞了个十四年,接着不知道为啥,改成了十年。这家不用他自己搬了,政府直接给他搬到了牢房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Power by DedeCms